网站首页 >> 历史研究 >> 历史研究 >> 文章内容

尺八,跨越千年的回响

[日期:2015-01-15]   来源:聊城市情网  作者:聊城市情网   阅读:1305[字体: ]

聊城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辑吴文立收到了一支由聊城老乡丁文彬赠送的尺八。丁文彬说:“希望把尺八带回它的故里,让尺八能够在聊城落地生根,重现千年前的辉煌。”
     “尺八”,顾名思义,因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是与古琴齐名的一种古老乐器。当前,国际研究领域习惯把尺八称为“shakuhachi”(日语“尺八”音译),将其归为日本的民族乐器。但很少有人知道,这种古老的乐器起源于中国,其发明者是唐朝时的聊城人吕才。至今,聊城市高唐县清平镇仍有他的墓地。
     历经沧桑,这种中国传统乐器飘零异乡千年;岁月轮回,而今它又回到发明者的出生之地,迎来了在故土重生的契机。
    
    机缘巧合,异国音乐闪现中国元素
    
     像是冥冥中已经注定,这次跨越千年的“寻根”,源于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
     今年49岁的丁文彬出生于聊城所属冠县定远寨乡,幼年时,他家境贫寒,但一直非常喜欢音乐,10岁时吹笛子,12岁开始吹口琴和葫芦丝。初中毕业后,丁文彬曾在冠县工作一段时间,后来南下广州闯荡。随着生意越做越好,为了圆儿时的梦想,2002年起他开始涉足艺术投资,经常往返于中国和日本之间,慢慢地开始欣赏日本音乐。
     2005年4月的一天,丁文彬在广州的家中听到日本女明星美空云雀演唱的一首歌曲《柔》,其中有一段配乐是用一种类似笛子但声音略显浑厚的乐器演奏出来的,那种苍凉辽阔的音律深深地吸引了他。因为当年要去日本,他就把“日本笛子”写在购物清单上。
     当年9月,丁文彬去了日本,四处找乐器店打听。最后,终于在一个小型拍卖会上买到了这种“日本笛子”。但在仔细把玩后,丁文彬发现,这种古老的乐器无论是在吹口还是开孔上,都和笛子有十分明显的区别。他向几个朋友请教,都叫不出这种乐器的真正名字。直到后来,丁文彬的一位日本朋友告诉他:“这不是我们日本的笛子,这是你们中国的东西,叫尺八。”
     尺八的出现改变了丁文彬的生活,他开始醉心于尺八的收藏与研究。更让他惊喜的是,尺八的发明人吕才竟然是他的聊城老乡。
    
    历经磨难,民族瑰宝流落异乡千年
    
     公元606年,隋朝置进士科,开启科举制度。这一年,在博州清平(今高唐县清平镇)吕庄的一户农家里,一个男孩呱呱坠地,起名叫吕才。
     吕才天资过人,通晓《六经》、天文、地理、医药、制图、军事、历史、文学、逻辑学、哲学乃至阴阳五行、龟蓍、历算、象戏等,曾与“唐僧”玄奘大师辩论过“因明”,还特别擅长乐律。他在对魏晋长笛改进的基础上,用竹子制作出十二支“长短不同、与律谐契”的乐器。这些乐器采用外切式吹口,分为六孔或八孔。十二支乐器中,因为其中应对“黄钟”的那支乐器正好是一尺八寸,吕才就以黄钟笛管的长度代指十二支乐器的名称,称为尺八。尺八音色“诉而不泣、慕而无怨”,很快受到当时人们的欢迎和追捧。
     吕才所生活的年代正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大唐盛世,随着国势日盛,对“正雅乐”的呼声很高。据《新唐书·吕才传》记载,“贞观(627—649)时,祖孝孙增损乐律,与音家王长通、白明达更质难,不能决。”唐太宗不得不令侍臣再举荐高明。这时,中书令温彦博举荐了吕才,说他非常聪明且多才多艺,声乐方面的才能尤其突出。侍中王珪、魏徵也在太宗面前极口称赞他的“学术之妙”,并特意提到吕才制作了十二支长度不同的尺八。由此,尺八成为盛唐时期乐制、乐府和宫廷乐舞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到宋代,尺八得到进一步发展,出现了五孔尺八。宋代以后,在乐器的演变中,来自民间的箫、笛等逐渐取代了用于宫廷雅乐的尺八的地位,以致在我国已不见这种古代乐器了。不过,倾慕中国文化的日本遣唐使、遣唐僧早将尺八带回了日本,先是在宫廷,后流在民间,辗转保留至今。
     现在,尺八在日本广为流传。在奈良的正仓院内,还保留着八支唐代尺八。其中一只竹制刻雕尺八,长43.7厘米,管上端开口,管身前面五孔后面一孔,每一按音孔边缘有圆形花纹,通体雕花纹和仕女像,制作十分精美。
    
    重焕异彩,美妙音色响遍世界各地
    
     溟溟渺渺,忽明忽暗;时而如塞外草原般苍凉辽阔,时而如风吹密林般空灵恬静。
     音色的万千变化,通过一支小小的管状乐器尽情展现。
     与箫相比,尺八采用外切口歌口,且只有5个孔,这就要求吹奏者必须娴熟地运用沉浮技巧才能演奏出优美动听的音色,而这也是尺八的最大魅力之一。如今,在日本还保留着唯一一段中国唐朝的尺八曲谱,也是全世界保存最古老的尺八曲谱,叫做“虚铃”。这首创作于1300多年前的曲子每当响起,总会散发出震撼人心的力量,那是来自中国古老文明的吟唱。
     “虚铃”发源于曲谱“虚铎”,为唐朝居士张伯仿照当时的著名禅师普化和尚的铎音所作。据记载,“普化为盘山宝积之法嗣,后赴镇州,言行佯狂,悲号歌舞,常往来于城市、冢间,手振一铎,口中诵偈,时人称奇。其时,河南府有张伯者,因倾慕普化之风范,遂以竹管仿铎音,称之为‘虚铎’。” 公元1249年,日本觉心和尚到中国杭州护国仁王禅寺修习,与张伯的后人张参为同门。一天,觉心和尚听到张参吹奏“虚铎”,立即被那空灵美妙的音色所吸引,于是虚心向张参求教,张参尽相传授。五年后,觉心将尺八和“虚铎”曲谱带回日本,创立普化宗,传授技艺。他将尺八吹奏融入修禅,称为吹禅,普化宗尺八成为日本众多尺八的最重要流派。
     尽管从日本带回了一支尺八,但丁文彬在最初的半年一直吹不响。“这个东西不是那么好学的。中国的网上也能搜到资料,但学习资料都是日本人在弄,中国人很少玩尺八”。丁文彬说。
     自学之路受阻后,丁文彬开始寻找会演奏尺八的玩家。2007年,在重庆,他找到了出身制箫世家的易佳林。当时,易佳林在重庆开设了教学班,还邀请了日本老师前来教学。在那里,丁文彬第一次听到现场演奏的尺八。和全场所有学员一样,他和妻子都被尺八的那种纯美音色所陶醉,“我妻子都听哭了,那真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经过长期的交流学习,丁文彬逐渐掌握了吹奏尺八的技巧。
     现在,丁文彬在广州有很多一起吹尺八的朋友,“经常聚在我家,泡一壶茶,聊一会天,当然,最重要的是演奏尺八。”丁文彬和朋友一起演奏,如同进行了一场奇妙的精神之旅,大家都感到身心得到了蕴藉。
     尺八的巨大魅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参与其中。“现在都市生活很浮躁,人们生活在这里,也觉得内心浮躁。尺八就有这样一种魔力,能够让人内心平静下来,享受那种来自于1300年前的宁静。”丁文彬告诉记者,在美国、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欧洲,当然还有中国,喜欢尺八的人成几何倍数增长。2008年7月,在澳大利亚悉尼举办的世界尺八大会上,中国苏州的尺八艺人张听作为唯一的中国代表出席了大会。从此,现代国际尺八舞台上第一次有了中国人的身影。随着国际上尺八的流行,以及日本尺八界到中国寻根,各式尺八也逐渐传回国内。
     丁文彬认为,现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尺八,原因或许在于迷恋那种悦耳的音色,或许想要体验乐声中难得的清净,但更多的人把尺八当成了一把钥匙,一把开启唐宋繁华历史的钥匙,一把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的钥匙,一把打开自己心灵的钥匙。
    
    叶落归根,期盼打造文化交流桥梁
    
     20世纪以后,尺八通过日本传播到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当前国际研究领域习惯把尺八归为日本的民族乐器。这是丁文彬心中一个抹不去的痛。
     自从知道尺八之祖是聊城先贤吕才之后,丁文彬一直有个愿望,希望能在家乡找到尺八的痕迹,并把尺八送回聊城,让吕才故里的乡亲们认识它、演奏它,并以它为傲,进而提升人的境界,陶冶人的情操,也为传承中国优秀文化、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现在很多日本人来中国寻找尺八的祖庭,这是出于对尺八的一种尊重,更是出于对尺八发明者的敬仰。”丁文彬说:“日本人寻找到的尺八祖庭,是杭州护国仁王禅寺。那里只是将中国尺八传去日本的地方,尺八真正的祖庭,应当是尺八之祖所在的地方,就是我们聊城!”
     丁文彬不断在网上搜寻尺八与聊城的种种痕迹,发现了署名“吴文立”的一篇文章《吕才与尺八》。
     这让丁文彬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忧的是,现在能认识到聊城在尺八发展史上重要地位的人真是太少了;喜的是,聊城还有人记得尺八,还有人在研究尺八,这为尺八回到聊城保留了一颗希望的火种。
     经过多方寻找,2013年10月27日,丁文彬找到聊城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吴文立,像久别的老友,诉说着自己的尺八缘和尺八梦。兴奋之余,丁文彬掏出随身携带的尺八,吹起了一段经常练习的曲子。不久后,吴文立收到了丁文彬托朋友转交的一支尺八。“若条件成熟,我将把这支尺八以丁文彬的名义转送给中国运河文化博物馆展览,让更多的聊城人了解尺八。”吴文立说。
        在两人会面后的第二天,丁文彬还带着自己最喜爱的那支尺八,特意来到位于清平镇吕庄村的吕才墓前。风雨侵蚀过的石羊还卧在那里,墓草萋萋诉说着一千三百多年的沧海桑田。“我接触到的学习尺八的人,都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在吕才墓前,恭恭敬敬地演奏一次尺八,以此表达对这位先贤的深深敬意。这,让我这个聊城人倍感荣幸。”丁文彬说,吕才长眠的清平镇,应当是尺八学习者心中的圣地,这里安放的不仅仅是吕才,还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以及一段光耀千秋的文明。
     丁文彬告诉记者:“我们这些尺八爱好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在吕才墓前吹奏‘虚铃’,以表达对尺八开山之祖的敬仰。2015年世界尺八大会将在杭州举行,有可能的话,我们打算邀请世界各地优秀的尺八演奏者来聊城祭奠祖师。当然,更期盼世界尺八大会有朝一日能够在聊城举行,真正把尺八打造成为展示聊城形象的一张闪光名片,成为加强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座重要桥梁。”

 

    像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了一枝尺八,
    从夕阳里,从海西头。
    长安丸载来的海西客
    夜半听楼下醉汉的尺八,
    想一个孤馆寄居的番客
    听了雁声,动了乡愁,
    得了慰藉于邻家的尺八,
    次朝在长安市的繁华里
    独访取一枝凄凉的竹管……
    (为什么霓虹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像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了一枝尺八,
    尺八乃成了三岛的花草。
    (为什么霓虹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海西人想带回失去的悲哀吗?

 

    吕才,博州清平人也。少好学,善阴阳方伎之书。贞观三年,太宗令祖孝孙增损乐章,孝孙乃与明音律人王长通、白明达递相长短。太宗令侍臣更访能者,中书令温彦博奏才聪明多能,眼所未见,耳所未闻,一闻一见,皆达其妙,尤长于声乐,请令考之。侍中王珪、魏徵又盛称才学术之妙,徵曰:“才能为尺十二枚,尺八长短不同,各应律管,无不谐韵。”太宗即征才,令直引文馆。太宗尝览周武帝所撰《三局象经》,不晓其旨。太子洗马蔡允恭年少时尝为此戏,太宗召问,亦废而不通,乃召才使问焉。才寻绎一宿,便能作图解释,允恭览之,依然记其旧法,与才正同,由是才遂知名。累迁太常博士。太宗以阴阳书近代以来渐致讹伪,穿凿既甚,拘忌亦多。遂命才与学者十余人共加刊正,削其浅俗,存其可用者。勒成五十三卷,并旧书四十七卷,十五年书成,诏颁行之。
——节选自《旧唐书》(转自聊城文化部落)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