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研究 >> 历史研究 >> 文章内容

鲁仲连与聊城射书台(张东方)

[日期:2015-01-16]   来源:聊城市情网  作者:聊城市情网   阅读:302[字体: ]
“泰山东峙,黄河西临,岳色涛声,凭栏把酒无限好;层台射书,微乡明志,人杰地灵,登楼怀古有余馨”。这是聊城古城光岳楼主楼一层金柱上的一副对联,联中的“层台射书”说的就是“一箭书退百万兵”的鲁仲连射书台。
      鲁仲连,又名鲁仲连子、鲁连子、鲁仲子、鲁连,是战国末年齐国稷下学派后期代表人物,著名的平民思想家、辩论家和卓越的社会活动家。
      鲁仲连的生卒年月不见史籍。据钱穆先生推算,约为公元前305至前245 年。而《鲁仲连杂考》〔作者:王德敏 周立升〕认为,鲁仲连最早的事迹是批判孟尝君“好士未也” (《战国策·齐策》四),约在前 303年至前294年之间。其最晚的事迹是前257年说新垣衍不帝秦。这样看来,其生卒年约为前320年至前250年比较合理。
      关于鲁仲连的籍贯,司马迁在其《史记》中仅记为“齐人”。据后人考证,鲁仲连是今天聊城市茌平县冯屯镇望鲁店村人。
      《茌平县志》载:鲁仲连故宅在县城东北二十里,今名望鲁店。鲁仲连墓在望鲁店东北二里许。据传,望鲁店村名就是根据孟子访鲁仲连的故事得来的。周赧王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公元前289年),名儒大师孟轲从鲁国风尘仆仆地来到齐国西界的茌平拜访鲁仲连。傍晚,他住在刘集的一家店铺里,由于劳累成疾,病倒在此。因缺医少药,久病不愈,无可奈何之下,孟子在村头向西北方向眺望了鲁仲连故居,心满意足了。从此之后,望鲁店这个村名就产生并沿袭下来。清康熙二年,知县王画一重修鲁仲连墓,筑垅立石植松柏。通判路遵正又重修鲁仲连故宅、祠堂,使得望鲁店的名声越来越大。古人曾有诗曰:“城之东北,望鲁店前,仲连故址,村落连绵,迂雾淏朦,隐有人烟,海市蜃楼,望之俨然。”因称“连村烟市”,为茌平古八景之一。《东昌府志》、《山东通志》等均有记载。
      鲁仲连多才善辩,擅长出谋划策,常周游列国为人排忧解难而不营市利,一生不肯为官,为世人所景仰,其“射书救聊城”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聊城早在春秋时期(公元前770年—476年)就成为一个重要的城邑。战国时期(公元前475年—221年),齐国和燕国之间曾为争夺聊城进行了一场残酷的战争。
      《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记载,秦庄襄公元年(公元前249年),齐将田单率兵攻打聊城,燕国守将乐英借城池坚固之利,拼死抵抗,双方相持一年之久,致使将士死伤甚多,百姓饱受战乱之苦。
      鲁仲连见此情形,心中难忍,遂到得两军阵前,先请田单暂停攻城,马上亲笔书信一封系于箭上,由城之东门射入城中。
      守军拾得此信,火速交于燕将乐英。信中将利害遍陈,大义晓尽,劝燕将认清形势,以百姓生灵为重:“吾闻之,智者不倍时而弃利,勇士不却死而灭名,忠臣不先身而后君。今公行一朝之忿,不顾燕王之无臣,非忠也;杀身亡聊城,而威不信于齐,非勇也;功败名灭,后世无称焉,非智也。三者世主不臣,说士不载,故智者不再计,勇士不怯死。今死生荣辱,贵贱尊卑,此时不再至,愿公详计而无与俗同……”。燕将乐英读罢,“泣三日,犹豫不能自决。欲归燕,已有隙恐诛;欲降齐,所虏于齐甚众,恐已降而后见杀。喟然叹曰:‘与人刃我,宁自刃’。乃自杀。”
      燕军失其统帅,军心涣散,聊城很快为齐军攻克,聊城人民避免了一场大灾难。
      后来,田单将鲁仲连射书却敌一事上奏,齐王念其有功,欲为其加官进爵,而鲁仲连却婉拒道:“吾于富贵而诎于人,宁贫贱而轻世肆志焉。”后隐逃到海上。
      除“射书聊城”、“千金不受”、“鲁连蹈海”外,鲁仲连还有“说魏救赵”、“义不帝秦”等记载见诸史籍。《战国策》和《太平御览》中还记载他与孟尝君言语交锋的三个故事——规劝孟尝君勿逐舍人(《齐策》三);讥讽孟尝君非好士(《齐策》四);与孟尝君谈论“势数”之学(《太平御览卷》184)等,都对后世产生了很大影响
  从鲁仲连的七事,特别是“射书聊城”的义举,可以总结归纳出鲁仲连在思想上、人品上、辩术上异于并超出同时代人的地方。在思想方面,他是一个融汇贯通、多元并存的综合体,是稷下学宫百家争鸣结出的硕果和奇果。在他的身上,有纵横家的影子,但他的爱国主义立场、毫不利己专门利他的作风,又与苏秦、张仪背信弃义、贪图富贵的作法截然相反;他受名家辩士辩术的熏染,而又能跳出“为辩而辩”的泥沼,理论联系实际,身体力行;他有儒家的仁政、民本思想,但他“不在其位,亦谋其政”的平民参政意识和彻底摒弃富贵金钱的高土作风,又与孔孟之道决不苟同;他受墨家影响,有很明显的“兼爱”、“非攻”行为,但行动又远比墨家大气、积极;他隐居海上,有道家遁世之风,但又不完全归隐,决不肯老死山林,常常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积极行动。在人品方面,鲁仲连的爱国爱民、排患解难、淡泊名利的精神,令人敬佩、感奋;在辩术方面,鲁仲连善用譬喻,善于举例,善于分析形势和说话人心理,语言环环相扣,逻辑缜密,给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语言财富。可以这样说,深遂的思想、高尚的人格、超人的智慧,组成了一个富有个性和传奇色彩的鲁仲连。
      正因如此,鲁仲连成为我国历史上继孔孟圣贤之后的又一大贤士,居五贤之首,许多文人墨客为他写下了不朽诗篇。
      司马迁在《史记》中评价鲁仲连:“奇伟俶傥之画策,而不肯仕官任职,好持高节”。且对他“在布衣之位,荡然肆志,不拙于诸侯,谈说于当世,折卿相之权”的品质和功绩,给予充分肯定并深表敬佩。
      晋人左思在《咏史》诗中说:“吾慕鲁仲连,谈笑却秦军。当世贵不羁,遭难能解纷。功成耻受赏,高节卓不群。”
      “诗仙”李白《赠从兄襄阳少府皓》诗:“却秦不受赏,击晋宁为功。”其在《古风》中又写道:“齐有倜傥生,鲁连特高妙。明月出海底,一朝开光曜。却秦振英声,后世仰末照。意轻千金赠,顾向平原笑。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
      唐代诗人汪遵专门写鲁仲连“射书救聊城”的诗—— “刃血攻聊已越年,竟凭儒术罢戈鋋。田单漫逞烧牛计,一箭终输鲁仲连。”
      元好问《箕山》诗:“鲁连蹈东海,夷叔采薇蕨。”
      周恩来总理在年青时的著名诗作《大江歌罢掉头东》中借用“难酬蹈海亦英雄”的鲁仲连遗事,抒发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战斗豪情。
      澳门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何厚铧在当选后的演说中特别提出:“(我将)关注澳门社会的稳定发展,甚至不计较个人的安危得失,乐为鲁仲连,促进各界人士的团结。”非常仰慕鲁仲连不畏权贵、不慕福禄、淡泊名利、乐善好施的高风亮节。
      特别是,后人景仰其“射书救聊城”的壮举,以各种方式进行纪念,并在聊城东门外鲁仲连射书处修建了鲁仲连台。
      据有关资料记载,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东昌知府陆梦履于三迁后的聊城东门外初建鲁仲连台,亦名“高士台”。
      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县令黄汝铨重加修葺,“为楼于其上”,书曰“射书处”,楼与城墙齐高。
      清嘉庆二年,知府毕亨再次重修高台,且撰《鲁仲连射书台记》碑文。此台在聊城古城东门外的水桥东,“台高七十余尺”,上嵌石匾的东西两面分别刻有“鲁仲连台”和“旷古高风”四个大字,其上崇楼壮观。
      清代谈迁在《北游录》中记载:“丙午。晨刻。同陈冰远步五里。渡浮桥。入东昌北门。城坚濠广。先朝铁铉之所守也。光岳楼当城之脊。凡四层。其架栋如井字。俗传鲁班之斤。妄也。碑刻俱芜猥。且不详其所始。寻出东门。即鲁仲连射书处。往年大水塞东门。由子门入。仲连祠尚岁祭。祠废於水。”
民国初,楼即不存,台基完整。1935年,范筑先将军拓宽东关大街时将该台拆除。据老人们讲,50年代初还有石碑、石匾散落路边。
      八十年代,聊城有位老人曾发现过一块刻有“鲁仲连射书处”的石碑,并亲眼见到民工将石碑埋在地下。1985年,这位老人又在清真西寺无意中发现了“鲁仲连射书台记”石碑。根据他提供的线索,聊城市有关部门后来在清真西寺找到了被当作台阶用的康熙三十一年的“重建鲁仲连射书台记”碑。
      进入二十一世纪,聊城市委、市政府在建设“江北水城·运河古都”的进程中,把重修鲁仲连射书台当作一项重要内容,使之成为聊城古城保护与改造工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有关射书台的规划和设计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届时,古老的聊城又将重现这一著名的历史景观,为中华水上古城增添一道靓丽的风景。(转自聊城文化部落)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