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研究 >> 历史研究 >> 文章内容

人文天下第一山――谷山

[日期:2015-01-16]   来源:聊城市情网  作者:聊城市情网   阅读:613[字体: ]

如果有人问:人文天下第一山是哪座山?好多人很可能会回答:是泰山。依据是:泰山脚下岱庙里有一通第一山。其实,你错了,人文天下第一山并不是泰山,而是谷山。这是谷(榖)山第一山碑,是上个世纪50年代谷城(平阴县东阿镇)的寺庙毁掉后,第一山碑被人们拉到泰安岱庙,从此在这里得到了保护,同时也为泰山增添了光彩,当然也误导了越来越多的人。
     本文从这一通第一山碑谈起,给大家详尽讲述一下鲜为人知的中华人文脉络之源 但这必须得从阳谷说起

在阳谷古文史传说、文化遗址中,有不少让人看不明白的地方,疑问重重。县志等史料对某些古文化的记载也存在莫衷一是的现象,不能自圆其说。 比如,今阳谷境全部是平原,却有谷山黄山等地名,志载还煞有介事地曰:阳谷有三山不见山……。过去城东门里有个慈氏寺,院中还赫然立着宋代大书家米芾写的第一山碑,更让人感觉云苫雾罩;阳谷志迁建城才千年,城边却有两千年前的阳谷会盟台;西门外有个西汉庄村,村中一小桥,说是仙人黄石公授天书给张良期处然而,这个故事《辞海》中的权威记载却是发生在江苏下邳。等等这些古文史疑问,没有人能作出科学的解释,即便有学者质疑某一件文化现象,也只是冠以附会一词搪塞之,没能深入研究历史真相和古人为什么附会。就这样,千百年来阳谷人对这些古文化将信将疑,说不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谜团越来越难以解开。

近年来,本人对阳谷古文化进行了调查和探究,寻根问源探索发现了阳谷谷文化的深远,也析疑了难以解开的世代阳谷人的文化情结。就史志意义来讲,也算有不少新发现,找到了一把打开历史文化锈锁的钥匙,这就是科学解读民族文化情结和实事求是研究古文化的态度。

   来 

      谷,传说上古时代的人文初祖伏羲,教民种五谷之地谓谷地。这样算来,谷名的实际历史远比有文字记载的时间要长很多。 
     没有比谷文化再早的人文传说了,可以说,民以食为天,谷惠人文与齐! 
      谷字,简化字河谷、五谷为同一个字,而旧时的繁体字是分开的,五谷之谷写作,阳谷是五谷之谷。很多学者在研究阳谷的同时,都认为是独立的两字两义,不曾考虑两字同宗同源的问题,以致于研究远古谷文化始终背着一个缺憾。

《尔雅·释丘》曰:谷者微(溦);《释文》又曰:微,本又作眉,通湄,河台地称眉田。由此可知,河边台地眉田就是谷地,谷地作物就曰五谷,我认为谷和同宗。这种解释应该是准确的,但因年代太久远,已没有史料可核对。今天的词典对谷字的解释为:1.五谷,农作物;2.有坡度的低洼地称谷,延伸为河谷、峡谷等

《尔雅·释丘》中又为。古文曰:丘者,聚也,就是说这个人聚居的地方叫。分析到这里,不光找到了谷之源,还查出了谷与微同源的史据。微(溦),通谷,水边的意思。最早记载是商纣王庶兄封地于微(溦),后称微子,微之城在梁山西北一带(或许是台前县上岭),志载微乡。商纣亡国后,周朝周公旦封微子于宋(商丘一带),即为周代宋国始祖。微子封宋后,谷丘文化也随之南迁,原谷丘(微乡)所领区域亦归于宋国。后来原谷丘(微乡)春秋时期又属鲁国,鲁庄公于此筑郿城(郿,眉岸之城)。

山东微山县沿袭了微文化,境内有 微(溦)子墓

谷名与伏羲的关系 

       伏羲,又称宓羲、庖牺、包牺、牺皇、皇羲、太昊等,华夏上古三皇之一、是最早传说中的智者和族群领袖,也是各大姓氏“祖谱文化”推崇的人文宗祖,有史家称之为“人文初祖”。相传伏羲教民种五谷、结鱼网,渔猎畜牧,制造八卦、编著《易经》等等。至于伏羲所处年代,史家众说纷纭,神话传说更是扑朔迷离。有学者认为,黄帝所处时代是龙山文化时代,也称远古时代距今约3950─4350(百度资料)年间;伏羲所处时代是大汶口文化时代,称之为上古时代 距今约4300----6000年时期。

      也有可能“太昊伏羲”为世袭尊号,我认为有一代智者伏羲生活在大汶口文化期,约公元前2500年前,也比较赞同伏羲故里东方说,这也是从阳谷、寿张旧志传说记载中得到的答案。寿张旧志记载,东平湖东岸古时有个须句(gou)国,为伏羲苗裔风姓国,春秋时期被邾国灭,后并入鲁国。 阳谷旧志记载:阳谷北境有宓城,太昊伏羲之城也,据我推理,“谷”应该指的是古阳谷谷城根据近年考古界的探索和我的推理,宓城,应该是茌平县南部教场铺一带古遗址群中的一处。阳谷旧志还说:阳谷,伏羲教民种五谷之地,后迁曲阜教民种五谷......;谷以稷为长,故其官名稷。曲阜南门亦名稷门,稷门之东多稷名,稷门以西多谷名后段话流露出了:不排除是由以曲阜为文化中心时代的“文化移接”现象。

伏羲教民种五谷之地并非专指今阳谷地。上古时代的先民即便是学会了耕种稼穑,那也仅限于河边谷地,基本上是傍河聚居,单薄的生存能力依赖着有限的自然资源。鲁西平原是黄河冲积地,河流、湖泽水系繁多,是最适合古代人类生存繁衍的谷地。这里是中华人文的高产区,最早的伏羲时代文明就在这里孕育。伏羲教民种五谷之地就是这个区域,文化相关联的古名地就是伏羲文化的载体。古黄河无堤防,自由流淌泛滥无常,丘聚人文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或被迫无奈举国迁移。伏羲部族以及后来的黄帝部族(本人观点黄帝故里是桃丘),都曾由东向西迁徙。人文初祖伏羲、人文始祖黄帝的迁徙原因惊人地相似,他们真正的故里被黄河、岁月所湮没,我们现在了解看到的这方面的史料,或许是人们文化情结和史学家笔下的定格而已。

谷名地,谷山是一个不易变的文化网点,谷丘的地址却有争议。《春秋》记载的谷丘为宋邑(宋国),有公会宋公、燕人盟于谷丘的记载;《左传》中又称谷丘为句渎(gou.dou说址在菏泽北部。也有菏泽南部说,而我认为最早的谷丘就是春秋时代的郿城、商代的微乡(台前县尚岭是疑似谷丘遗址)。这个谷丘,应该就是伏羲时代的谷丘。夏代,大禹划天下为九州(九畴),古也作九丘鲁西当时丘地名很多,是史前遗留毋庸置疑,与伏羲时代文化连接也当属正确。 

        黄河迁徙的不稳定性以及湖泽水域的地理改变,也造成人文变迁、丘聚治所改变。谷丘菏泽南部说就是一例,它是宋国因迁移城“谷丘”而迁移谷文化的结果,所以,菏泽南部谷名地不少,像谷水、谷阳、谷熟等,都是宋国传承了谷文化信息,这是其中一脉

  国 
    关于中国谷文化的发源地,我始终坚持一个观点,那就是在黄河下游鲁西,谷丘、谷山文化圈区域,这里是最早的原始古谷国。

湖北省谷城县有古“谷国”又是咋回事呢?与鲁西谷国、谷山、阳谷等谷文化有关系吗?据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发现,两边相隔千里却有着很密切的文化关系。

     湖北省谷城县名的成立是源于“谷国”文化,在今谷城县西北有“谷山”,并有“谷国”古城遗址,也就是西周谷伯绥的封地,县因以而得名。谷伯绥嬴姓,名绥。《春秋·左传》中有这样的信息:桓公七年春,谷伯、邓侯来朝。名,贱之也。这个时间是公元前705年,春秋(770-476)早期,谷国、邓国被楚国所灭,之前两国君主前往鲁国,没有详细记载来鲁的目的,有可能是寻求帮助来的。史志上这么一点的介绍,只是明了谷国快要结束,没有记载谷国是何时成立的呢。我分析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谷国就是山东的谷国贵族迁移到西南地区来的,在那里或延续或被灭;二是春秋时期天子又封赢姓人为伯国于西南“谷国”地而成为又一次有谷文化符号的谷国之君。

举例:小邾国地处齐、鲁、宋、楚等大国之间,到春秋时代的中后期,各大诸侯国要挟小国连年结盟征战,小邾国终因国势衰微被灭亡。楚宣王在位时(公元前369——前340年)灭邾、小邾,掠走了二邾的遗民南迁邾城,故址在今湖北黄冈西北十里,见何光岳《楚源流史》,此后,这里的遗民便成了世居南方的支族。小邾曾一度复国,不久又被鲁国所灭亡。    谷国也如同邾国一样的命运有可能谷国迁移的早。

王先福先生《追寻邓国历史文化》一文,介绍邓国的历史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或许邓国和谷国有着一样的命运、盛衰过程。查阅《辞海》邓词条之3条:古地名,春秋鲁地,在今山东汶河以南运河以北地区,清兖州府境。《左传.隐公十年》:公会齐侯、郑伯于中丘,盟于邓。从这里看出,远古之源头在今山东地,分析是邻国,一起南迁湖北方向的,又一起被楚国所灭,才有了桓公七年春,谷伯、邓侯来朝(鲁)两国首脑试探看能不能斡旋一下回原籍来定居,结果失败,从此邓国、谷国从历史长河中湮灭。

这又是一脉中国“谷文化”。

 明代《阳谷序载:“今之邑(这里指县)古诸侯国也,国必有史,邑可无志乎(吴铠书)”;“谷邑为方圆百里即古诸侯国也”。旧志中说的所谓“诸侯国”也是史前独立的“谷国”。姓氏书谓:“谷”为姬姓国,齐灭之(址就是谷城,在今平阴县东阿镇,城北有谷山)。古谷国史料不多,但从原始谷名发源地分析,最初的谷名地就是古谷国,而谷城和谷丘(二者有必然的关联)就是最早的古谷国区域,或许是因为“谷地”常遭河袭之故而把都邑迁建在了山上。邑,古之小国;小国被吞并后,邑隶属诸侯大国,相当于今天县之级别。从“谷为姬姓国”上推论,姬姓是黄帝后裔,当属黄帝部族东迁与东夷融合后所拥有的地盘,南邻伏羲苗裔须句国应为归顺华夏的“东夷”本地部族。

历史上谷国为方圆百里之国是可信的,以谷山为中心,北部应该到教场铺,西、南部是平原、河流及湖泽,应该是三分丘陵高地和七分水系良田富泽的谷地,远古荒蛮也不会有明确的疆界。南部接壤须句国建有界亭,因在谷国南陲于谷山之阳(南)史曰阳谷亭,后形成聚落,阳谷之始(也有说阳谷亭就是阳谷邑的)。到秦汉时,亭是乡以下的行政机构,十里设一亭,十亭为一乡。今阳谷人依然喜欢亭,常能看到单位或私家大院以造亭彰显风雅,里面就隐约蕴含着深远的文化情结。 

        阳谷名见于古籍以《左传》最早。僖公三年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谷,谋伐楚也。齐侯为阳谷之会来寻盟。”“僖公十一年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谷。”“文公十六年,使季父子会齐侯于阳谷,齐侯弗及盟。等三次事件,说明阳谷当时是齐国边境重地,南北交通要道。

   拜 

        谷山名源于谷城,谷城北五里处一山史称谷山。谷地人崇拜谷山,首先是对人文初祖伏羲的敬仰之文化情结,是对古谷国以及文明先祖的觐拜。另外,这里还是人们缅怀为大汉朝的建立做出特殊贡献的仙人黄石公的纪念地。还由于儒、佛、道文化的传承和光大,谷城山被笼罩上了层层神秘的色彩,成为方圆百里人们向往的圣地,声名远播。

      黄石公,原名魏辙,是秦朝重臣,因不满秦政而隐居黄山北麓黄华洞中,人称黄石公。写有《内记敌法》、《三略》三卷、《兵法》一卷、《兵书》三卷及《素书》等。他不甘心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决定传授《太公兵法》与有志青年张良,曰:读此可为王者师后十三年见我於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这就是张良遇黄石公得天书的故事梗概。后来张良辅佐刘邦打天下,建立了西汉政权,成为大汉帝国显赫功臣。刘邦同样敬仰黄石公,他是大汉朝的恩师,决定陪张良去谷城山拜见黄石公。此时黄石公已驾鹤而去,张良在谷山下非常悲痛,当看到谷山上黄色石头的时候,认为是仙师的转化,遂为之立庙祀之,即黄石公祠。从此谷山又被称为黄山,纪念黄石公。谷城东门外有个少岱山,也有称它为谷城山的。

       宋代大书画家米芾对谷山十分景仰和崇拜,特为此地书写了第一山碑。一是寓意伏羲谷文化天下第一;二是指为大汉朝一统天下立下头功的黄石公、张良。在宗教方面来讲,可能还另有解释。总的说第一山不是山第一,而是中华民族文明之光的起点,是民族文化情结的凝聚点。

    由于谷文化厚重的缘故,中国大地上有多处曰谷山和谷城的文化符号。

           阳谷置县、迁移与谷文化移接 

         隋开皇十六年(公元596年)于阳谷亭设阳谷县(有争议),属济州(《太平环宇记》载)。至唐天宝十三年(754),济州河水陷没,共158年。 

        阳谷县城迁址,城池设在今景阳岗西叠路头、张八村附近。至宋开宝六年(973又河水冲破县城;于太平兴国四年移至上巡镇(城坡),旧城废,志称水没城阳谷属郓州,共驻225年。

县志记载水没城阳谷有四个事件:1.   唐元和十三年(818),淄青节度使李师道割据郓、青、兖、莱等十二州反唐,令都知兵马使刘悟率军万余人驻阳谷,拒敌官军。 2.   十四年,魏博节度使田弘正率部与刘悟战于阳谷,刘悟败降。 3.   后周显德元年(954),黄河在杨柳渡(今东阿杨柳镇)决口,经张秋南泛郓州、濮州等地。后周宰相李谷奉命治水,筑堤西起阳谷,东至张秋,人称李谷堤 4.   宋开宝六年(973),黄水淹没阳谷县城。

 阳谷志迁上巡镇驻27年,于1006年(宋景德三年)迁孟店,即今阳谷。 

         阳谷城再迁,古人对新城进行了精心设计。

 县城迁移的主要原因是躲避河患。为了达到高度防洪灾的效果,除了选址于高地之外,还把谷文化揉合到新址,处处显现着崇高的文化理念和对古谷文化崇拜的文化气息。首先是在新城内耗资力挖掘出大蓄水湖———紫坑洼,把泥土堆积到城中心,塑造了谷山。县志所设在谷山西南,这也宣示着阳谷县治所始终就在山之离坤,清末及以前各代的县衙均在这里(今狮子楼西南方向文庙西)。又在县城东北方向安乐镇建造黄山,在安乐镇北部设一宓城村(今属聊城东昌府区)。 

         精心设计的这张图纸,就是:阳谷亭——谷山(谷城)——黄山(也称谷山)——宓城(茌平教场铺古遗址群)这张图纸,方向一致,距离微缩,实质上就是一套谷国时代及后续文化的翻版。

   除此之外,还在城南门西部堆起了会盟台;在西门外设西汉庄,建造了黄石公期遇张良的小桥;复制了第一山碑,立在慈氏寺;在东门外仿少岱山碧霞行宫建造了泰山奶奶庙,以及仿永济桥建造了博济桥等等。这一系列的文化建设自宋代至明代均在进行,这些移接文化现象没有记载原因,也没有和情的传说,就连《古地名大词典》介绍谷山一词,也只是说:在山东阳谷县治东北,小阜也,县因以得名

     通过对阳谷古文化的析疑,从中也看出了古人因治所的迁移而进行的文化移接现象是正常的,都是浓浓的民族文化情结所致。随着时间的推移,迁移文化也慢慢变成真的了,但这却混淆了历史,不利于史实人文研究。随着时代的发展,讯息技术的进步,破译远古诸多文化谜团将越来越容易,象有争议的黄帝故里伏羲故里等等,真的终会浮出水面,这对发现和研究中国远古史有积极的学术研究意义。诸如阳谷北境有宓城,伏羲之城也,合理分析县志记载的古老传说,就是随阳谷治所迁移而文化也移接的,还原历史,那茌平县教场铺一带的古遗址,就肯定有一处是宓城,这对伏羲文化研究将是一个有价值的并且很震惊的消息。

     阳谷,从亘古伏羲那里走来,谷山,天下第一山,展现的谷文化是华夏文明的起点,也是光芒四射的汉文化的一盏明灯。深厚的文化随着阳谷治所的迁移而被世代阳谷人隐喻地传承下来,从重新塑造的一系列谷文化景点上不难看出,古人浓浓的文化情结尽显其中,且深情、自豪。 

 
        这就是阳谷,拥有灿烂的、齐天文化内涵的阳谷;文化情结解不开的阳谷;一本很值得研读的阳谷。

这就是第一山, 天下第一山,人文之始,始祖伏羲,中华文明的源头。

附:《阳谷文史集刊》资料443

慈氏寺正殿后的第一山碑,是宋代书法家米芾的字,米芾是宋代四大书法家之一,即苏东坡、黄庭坚、蔡京和米芾。米芾写的第一山碑很有名堂,字魁星点元;是卧蚕吐丝;是三仙出洞,字体之优美很为后人推崇。传说这个第一山碑是米芾在阳谷当县令时写的(编者按:此说不确)。原有碑亭,亭倒改为碑楼。此珍贵文物,文化大革命中被拉倒并想砸碎。正骨科八十多岁的赵传忠医生急去拦阻,遭到辱骂扭打,因而活活气死。此碑下落不明。(转自聊城文化部落)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