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研究 >> 历史研究 >> 文章内容

聊城黄帝故里考之“附宝”是怎么来的

[日期:2015-01-16]   来源:聊城市情网  作者:聊城市情网   阅读:995[字体: ]

聊城黄帝故里考之“附宝”是怎么来的


聊城市史志办  张静


   此前,我曾从陈留的角度分析黄帝出生地与“陈留”、“聊”的衔接关系,也曾提及北斗、城与黄帝出生地的关系。本篇将侧重从分析附宝的来历揭示“聊”字的来源,与“中国”、“关中”的来历。

   

  黄帝出生地与北斗相关的史料

   

  《孝经钩命诀》载,“附宝出,降大灵,生帝轩”

  《今本竹书纪年》言,“黄帝轩辕氏,母曰附宝,见大电绕北斗枢星,光照郊野,感而孕,二十五月而生帝于寿丘。”

  《诗含神雾》言,“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郊野,感附宝而生黄帝。”

  《尚书中候握河纪》言,“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郊野,感附宝而生黄帝。”

  《河图握矩纪》言,“黄帝名轩,北斗黄神之精。母地之女附宝,之郊野,大电绕斗,枢星耀,感附宝,生轩。”

  《河图稽耀钩》言,“黄轩母曰地之子,名附宝,之郊野,大霓绕北斗,枢星耀,感附宝,生轩辕。……附宝之郊,见电绕斗,枢星照郊野,感而生轩。”

   

   从史料中不难看出,黄帝出生地与“北斗”、“附宝”、“昊枢”、“寿丘”有关。

   黄帝的母亲“附宝”,又名“昊枢”。附宝的来历,史料记载较少,附宝传说中是有蟜氏女,有熊国君少典的妃子。仅看这两个来源查不出具体位置,那么,我就从文字角度分析 “附宝”究竟是怎么回事……

   “附宝”的 “宝”与“保”通假,“保”又指向“城”——《礼月令》:“四鄙入保,小城曰保。”“保”又为都邑之城。“保”下加“土”为“堡”,可知“保”字隐含的“城”意,“附宝”所处的位置或与城有关, 恰有黄帝 “筑五城”的历史记载与之吻合,黄帝都城为“阿城”。然后是“保”的方位:《书·召诰》曰:“天迪保格”。隐约可知,保居“天位”。

   “宝”,徐广曰:“人所保也。”《增韵》又言,“为符玺也,贵也,重也。”“符玺”实是最重要之印信。《周礼·春官天府》,“凡国之玉镇大宝器藏焉”。藏即隐,与隐地有关。隐,又指向“短墙”,有短墙之地为“小城”。分析“信”的本义往往又与古兖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信”即天地之中,“中分”之地,持节之地,又是“允”。允,“信也。”《春秋元命苞》:“五星为兖州,兖,端也,信也。” “五星”又是城,是北斗之核心。《史记·天官书》:“五星者,天之五佐,见伏有时,盈缩有度。”《书·舜典》:“璇玑玉衡以齐七政”,注言:“七政,日、月、五星也。”可知“北斗”在古兖州境内。古兖州对应二十八宿为“角亢辰龙”,对应“兑、睽与归妹”,兖与“端”息息相关。《史记·天官书》载:“隨北端兑”,正是“兑卦”与“端”的结合。《索隐》曰:“兑作锐”。《韵会》曰:“穴也直也”。可知“端地”乃有“穴”之地。《韵会》又言:“春秋齐之聊摄隨为博州”,在“聊城”与“摄城”(聂城)附近有穴之地——高唐境内有“龙眼”,是为地穴,泄洪之用,民间传言可通“东海”,洞穴至今犹存(东海的具体位置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但在《周易》六十四卦象中,东北方是“随”不是“隨”。又知在春秋战国时期“随”与“隨”并非一地,但均在东方方位。又按《易兑卦》:“兑亨利贞”。“兑”在二十八宿之角亢辰龙,龙地实在东南方“神农”之地。而位在聊城东南方的东阿境内利阳亭处为仓颉之地,利阳亭的“利”正应了“兑卦”之“利”字。东阿境内凌山是有穴之地,一洞吐火,应炎帝之火;一洞吐云,应黄帝之云。由于此山古时曾在水中,温泉涌动,故极“神奇”,又可应东南方神州之名。按《诗大雅》“大风有隨”,“大风”即“风后位”,也位在东南方。故知“龙兑”应在东阿,东阿之北、茌平之南正是“河济漯”相交的古兖州核心之地。《史记·赵世家》:“赵与燕易土,以龙兑与燕”,故知,此“龙兑之地”在战国时期居赵国与燕国边界一带,初在赵地。河北有龙兑邑,传即此。龙兑折射的实是古兖州河济漯交汇之处的南部位置,不当在河北满城县东北的位置,这个位置远离黄河,更无漯水,可以认为是上古角亢辰龙位置的“投射”地名,但总体没有超出华北范围。聊城市境在战国时期是东部诸侯争夺之地,是赵国东进的边沿。角亢的具体方位,与巳蛇丙位息息相关,因此方位有张轸翼(此翼实是孔子《十翼》之翼)。张秋张县(寿张)其名也久,又知,巳蛇丙为立秋节气,恰有张秋,是完全对应的。张秋东北方即是角亢辰龙,即河济漯交汇之地——古兖州,按伏羲先天六十四卦,南为阳,北为阴,东南方乃阳天之数。包括阳谷张秋到东阿西部一带。从宝的内涵中不难发现,其实是对应东南方,这个位置也是“寿星”的位置。由于,黄帝时代恐怕只有一座城:阿城,那么,古阿城怕也是角亢的范围,或正是核心。那么,阿城并非是穷桑,黄帝最初是从之北的穷桑迁过来的。仅看一个宝字,还不能认定黄帝必然生于阿城附近,但是这个位置可作为重要参考之一。

   “宝”又通作“葆”。徐广曰:“史珍宝字皆作葆”。《韵会》:“梓上苗也。”《素问》言:“治数之道,从容之葆。”“治”,在《聊城黄帝故里考陈留辨》中有较细分析,已指出治水之地,即有“台”之地,“三台”才能组成“能”,台在城中,符合景阳冈三层台基的特征。“葆”又与“堡”通,《史记·匈奴传》:“侵盗上郡葆塞”,“葆塞”为“堡塞”。“葆”竟然也有“藏”意:《庄子·齐物论》:“此之谓葆光”。

    不难看出,不管是“宝”、“保”、“葆”均有同一指向:“城”与“隐藏”,本来城就是用来躲避流水的,当然是隐藏之物,“宝”的区域就是治洪的核心之地。故知,“附宝”的“宝”实是“以地为名”。“葆”还有一个特殊指向——“平”:不难联想到“平陆”之平,“茌平”之平,持平之平。

   再观察“附宝”的“附”——《玉篇》:“依也,近也,著也”;《集韵》:“古孚字、卵字”。

   先看“卵”。“卵”即混沌初蒙状态。《庄子·应帝王》载:“南海之帝为儵,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之前,世界“浑沌”如鸡子,鸡子即卵,初始义指向原始浑沌不明状态。“卵”,《说文》言,“凡物无乳者,卵生,鸟卵中黄为阴,外白为阳,魂魄相待也。”指明“卵”即“无极”,即天地不分状态,其间孕育阴阳,是谓天地“玄黄”。“昆仑”、“昆吾”与“浑沌”音相近、地相随,昆仑位在《山海经》海内与海外,而在《山海经》海经一带,中冀在昆仑之北的大荒之地。也就是昆仑、混沌、昆吾、中冀是同一的概念,即古中国、古中土。“中冀”是黄帝与蚩尤大战之地——《逸周书·尝麦》:“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 。”晋皇甫谧《帝王世纪》:“黄帝杀蚩尤於中冀,名其地曰绝辔之野。”大战的位置处于“大荒北经”,《山海经·大荒北经》载,“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故知卵地即“古中国”的范围。

   《太平御览》卷二引三国吴徐整《三五历记》:“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闢,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於天,圣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 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 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可知,阳清为天,阴浊为地。从这个概念上可以得到“母地”的位置即“浊黄阴为北方(蛋黄为阴)”,但又由于,太极阴阳是以“阴阳鱼”的形式出现,故仍不能完全判断出具体方位,但可以判断在“东方”。人类历史发展至盘古部落之时,始分天地,实指中国盘古氏时始有“秩序”。——聊城的“聊”右部“卯”实是“卵”之变体,即“浑沌”。“聊”又通“膠”,“聊”通“膠”——《汉书·艺文志》,“《聊苍》三篇”,颜注,“《严助传》作膠苍”,“聊”通“膠”。故知,“聊”即“中”。故知,原始混沌之地当在拥有嬌氏、古交趾的南方方位。 汉王充《论衡·谈天》:“说《易》者曰:元气未分,浑沌为一。”《神异经·浑沌》:“昆仑西有兽焉……名曰浑沌。”昆仑在《山海经》海经部分出现,可知,昆仑西即四海之内的“浑沌”核心之地,即太极之“一”、太极之“中”,然后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认为,这是伏羲时代的“浑沌”的位置,即最早的天地之中。关于母地的位置,由于我们确知张秋至阿城甚至稍北的位置是东南阳天的位置,就只能排除母地的位置在阿城。何况,阿城的位置是阳谷海村包围的“海内”位置,在《山海经》中“海外东经”位在“东南方”的“皮母地丘”,那个位置或大体在东阿鱼山一带或之南,之南有“平阴”与之对应。《海外东经》有“羲和”的身影出现:《山海经·大荒南经》中“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山海经·海外东经》即有“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故知,“附宝”或与东部的“羲和”有关。

   “附(卵)”在“天地之中”,而卵一分为二,就是“节”的半片,也即符信的一半,与“宝”的定义完全衔接在一起。“太极之中”即“阴阳交泰”之地。古文卩部收录“卯”与“卵”。卩为古“节”字,持节以示信,半在外、半在内,合于一处即为“交”。故卩部还收有“印”,印信是示信的扩展之物,如调兵之“虎符”是权力的象征。苏武牧羊,持节示汉使,又是身份标志。“两半合一”、“阴阳相合”为“交”,是谓“中”,由“交”而有“膠”,膠有“粘”意,“粘”亦是二者合一,即成“卵”。卩内加点,即为,也读“节”音,“象半分之形,守国者其半分之形,半在外、半在内。”《说文》言卩作,“,瑞信也,象半分之形,隶作”。卫国之“卫”即“半节”的延伸。足证“卯”与“卵”实通。故而,苏轼诗中,“相逢卵色五湖天”的“卵色”又被后世俗谓“柳色”,故知,柳、卯、卵实一也,柳留又音同可通,鱼山的“柳舒城”又为“留舒城”,即知“柳留”通假。《索隐》“留即卯也。毛传亦以留为卯。”《丹铅录》“留,音柳。注以留为卯,恐非。如其说阳气稽卯,殆不成文。”聊,按《康熙字典》:“《楚辞·九歎》耳聊啾而戃慌。《註》聊啾,耳鳴。聊音留。”故可推知,聊也是卵。《史记·律书》:“北至于留。留者,言阳气之稽留也。”可见,古史文字专家对于“留”字的本源是什么也是一直拿捏不定的。事实上,留即是卯也是丣,“卵”是其本体。这才是问题的本质。由律书中可见,留是停留在“北方”的,再加上“陈(东)”为其注释,可知,陈留最后停留在东北方了——聊城的东北方,并且是济北(古济水之北的特定地区)——即《晋书·天文志》指向兖州方位时所言:济北陈留。聊城市大片的龙山文化城就是文明到来的实证,也可说是铁证如山。伏羲“大成(城)”的真正位置即在聊城市境。

   卯古文作,象打开的门户,一边一半,故又衍为“开天门”、“闭天门”,“卯”开天门为春,“丣”闭天门为秋。秋地实指收获谷物有存粮之处,有存粮才可造酒,故为“酉”。“酉”在“西”位,对应十二属相之“鸡”位,“冀”、“济”、“鸡”、“西”是同音字,说明四字在造字上的关联度较大,确知古济水流经阳谷,伏羲部落初始养鸡,昆仑居中冀,文明始于此。“阳谷”的记载与传说中,伏羲教民种谷之地一在东昌府,一在张秋。东昌府有伏羲密姓世居,张秋境内有龙山文化城景阳冈,是都邑聚俱全的上古都邑,有坚实的考古依据。二地均与伏羲有关。张秋之“秋”指明是“秋季”,谷物成熟的季节,此地应是中国最早的“谷熟”之地,阳谷境内有“黄山”,《张秋志》载:“黄山:镇东二十五里”。《阳谷县志》载,“黄山:在城东北八十里,盐河岸即谷城山也,谷城为管氏采邑,山为张良与圮上叟期会之地,上有黄公祠,阿人相传为阳谷山,本邑人士书,地每曰黄山,亦以旧属于阳谷而然。”黄山,也与黄帝所属的“黄鸟部落”有关系—伏羲的陈留之“畱”之“丣”正是“秋天”所指,《正韵》载:“栗畱,黃鸟”,看来,黄鸟部落是在伏羲部落辖境,大体没错。《山海经》载:“畱利之国,人足反折”,“栗”与“利”可通假,“栗留”就是“留利”,

   伏羲的“留地”与“利地(东阿有古利阳亭)”正好组成“留利”之地,也就是黄鸟部落的起始地,黄帝所在部落应是“黄鸟部落”,史书中有大量“黄帝”与“凤凰”有关的记载,凤凰崇拜是东方昊部落的标志,伏羲与凤凰密切相关:《韩诗外传》卷八第九章云:“于是黄帝乃服黄衣,带黄绅,戴黄冕,致斋于中宫。凤乃蔽日而至。”“黄鸟”又与“轩辕”有关,《山海经·北山经》曰:“又东北二百里,曰轩辕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竹。有鸟焉,其状如枭而白首,其名曰黄鸟,其鸣自言交。”黄帝号“轩辕氏”,可见,黄帝属于黄鸟部落、伏羲的后代,方位在北。聊城市境南,阳谷张秋有“黄山”、“张良城”,《张秋志》载:“张良城:在城西白洋村后四门故址犹在。”张良与巢父均在颍水之边,康熙《聊城县志》载:巢陵遗牧:在府治东北一十五里,即巢父牧犊处;巢陵故城:在府治东北一十五里,巢父隐居躬耕之处;巢父墓:在府东南十五里。巢父所处的位置真实地勾画出“隐士”居住的“隐土”的大体方位——聊城东部偏北。

    再说一下:“卯”。卯在“宋国”的位置,清早太阳初升之时为卯时,宋对应二十八宿之“氐房心”,宋国也是史有记载的“古中国范围”。——《春秋谷梁传》与《春秋公羊传》中提及“齐宋之地”皆言“中国”,《春秋谷梁传·僖公二年》:“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注:贯之盟,不期而至者,江人、黄人也。江人、黄人,远国之辞也。中国称齐、宋,远国称江黄,不以诸侯皆来至也。”中国之称指向“齐国”与“宋国”。《春秋公羊传·僖公二年》释文说,“远国至矣,则中国曷为独言齐、宋至尔?”故知,宋地在中,故而宋国对应伏羲六十四卦之“同人”。与此同时,我们却可知郑地不是“中国”。《春秋公羊传·襄公七年》:“郑伯将会诸侯于为,其大夫谏曰:中国不足归也,则不若与楚。”可知,郑地非为“古中国”辖地,很明显春秋时期的“古中国”地界是有明确所指的,这是西周时期遗留下来的地理称谓定式。更有《越绝书》中直言,齐国所部乃“中国兵疆”。《史记·邹衍传》指出,“中国之外赤县神州者九。”那么,不仅中国有固定区域,连九州区域也是个定数,九州又与九河息息相关,九河的范围也是个定数,《聊城黄帝故里考陈留辨》中已作详解。不难看出,“卵”之中与宋国息息相关。清康熙《聊城县志·古迹陵墓村》载:“微子故城:在府治东北一十八里。周武王封微子于宋,弟微仲随封而居。《方舆胜览》:平、曹州皆宋地,而东平、曹州不载微子,则在聊为是。其后云仍繁衍,孔圣亦微仲之后。”又观宋国的方位必须按《晋书·天文志》所载,宋国天象方位对应“古兖州之北之卯位”,而河南商丘并未在河济漯相交之地的北方,而是在古兖州的很远的南方,且发现的古城系战国时期的城。显然按《晋书》而言,现在宋商丘的方位是错误的,然而,茌平却是更为符合原始宋国的位置。且按《楚辞·九怀》“玄鸟兮辞归,飞翔兮灵丘”,高唐“灵丘”是在茌平之北,九河或过区域,“九怀”与“灵丘”恰到好处地指向高唐、茌平一带。玄鸟是商的祖先,这难道仅是简单的巧合?而且对照《海外北经》茌平与聊城原就是聊摄地,聂耳国、夸父国(王菜瓜村之瓜通瓠),与此又高度吻合。《诗经·商颂·长发》唱曰,“相土烈烈,海外有截”,截即短墙之意。海外有短墙之地,即有城之地。如以阳谷被四海围困,那么,它的外边不就是海外的“茌平”?茌平与阳谷原就是商代遗址大盛之地。故而,我认为,把宋国的初始位置定义在茌平也是有依据的(关于宋国的位置在以后的文章中还会更细地分析)。

     综上可见,与“附”相关的“卵”字,与“节”息息相关。不管“开”还是“关”都是“关口”,“春门”在“阳关”,“秋门”在“阴关”,海内是雁门关。《周礼·地官司关》载,“司关掌国货之节以联门市”,注:“界上之门也”。“关”与“节”是紧密相联的,于是生成词语“关节”。 《易·復卦》载:“先王以至日闭关”,关是用以闭的。秋至日为“闭”,春至日为“开”。“关”,又是“由”,又是始。《汉书·董仲舒传》:“太学者,贤士之所关也。”《註》“关,由也”。“由”是源,源是始,故有隐士许由。故知,“关中”、“中国”在“古隐地——有城之地”,本来的概念全部是合在一处的,由于后世的民众不停地扩散迁移,使此三合一的地名分散不一。故而,《读史方舆纪要》三十四卷山东五中述及东昌府时转引《后汉书》中所记荀彧对曹操所言:“将军本以兖州首事,且河、济,天下之要地,是亦将军之关中河内也,不可不先定。晋室之乱,郡境被兵者百余年。唐藩镇称兵,魏博最为强横。”也就是说,聊城腹心之地才是真正的最早的关中。这就能够明白,秦末,项羽与刘邦为什么要约定先入“关中”者为王,平阴一带为什么会有一大片汉墓,项羽为什么会埋身在山东。最早的“关中”就是“中国”、“政治核心”的代指,却并非秦国定义的复制的“后关中”。《诗·周南》言,“关关雎鸠”,指明“五鸠”活跃之地才是最早的“关山”,少昊五鸠活跃在山东北部。《山海经》中明确出现“雁门”,却未见“阳关”与“阴关”,但有“阳山”与“阴山”之名,而且,阳山列于《山海经·北次三经》太行山系偏南,阴山在《中山经》中,倒是非常符合二者地理定位。纵观西部以关为名之地多是指山,那么“关”与“山”联系还是很紧密的,“阳山”与“阴山”应是“阳关”与“阴关”,相当于太极图中的“阳极”与“阴极”。“雁门关”也是太极的黑白分界点,候鸟雁群南来北往,往返的关卡自然是春秋的分界。立春在西北,立秋在东南,二者的中心即是关中,也就是聊城腹心。在史料中,最早的“阳关”在山东境内。与“阳关”相关联的是“灵丘”、“博陵城”齐国两个重要关隘,此二城均在聊城之北,阳关不会偏离太远。与《山海经》所述阳山一样居北,我初步分析就是齐鲁交界的“高唐齐长城”。这个位置距灵丘、博陵城最近。关于阳关的分析,后文中专文论述。

   再看“孚”。《易需卦》:“有孚光亨”。“需”在卦象中为巳蛇楚位,在辰龙角亢之南。故知,从卦象中的“宋”到“楚”地是“附”之所指,这一带正是聊城的龙山文化城密集分布区域。聊城古有傅地,聊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傅家更是声名赫赫,还出来一个研究上古史的顶尖人才傅斯年,尽管他指认“现在的渤海”为上“上古的渤海”,只看到了家乡的“博”而没关注到家乡的“海”与“虎”。需要注意的是“傅坟”的位置与许营巢父记载的位置非常接近,二者之间相距10公里。从傅氏家族看,重点从浙义乌、闽泉州、赣清江石头与抚州、鲁东昌(今聊城)、冀灵寿数家为最多,而在河济之间的位置仅鲁东昌(聊城)一枝,而且常出优秀人才。从傅氏家族特点看,西晋永嘉以前,傅氏人物北多南少,北方是一枝独秀。据《中华傅氏通谱》所载:“上古,傅说为殷帝小乙、帝武丁时圣人。……与傅氏相关的傅邑出现于大禹之时,帝禹立时,丹朱之裔大繇于傅邑。大繇之遗因邑为氏,子孙世居。傅邑的位置在河之北,虞虢之界。……有涧水自北山南来入于河,涧上有绝石壁立,岩周居者皆古傅氏之裔,因号岩曰傅岩。……自大繇以降,贤而隐于傅岩。”传说中的傅说故事是,武丁求贤臣良佐,梦得圣人,醒来后将梦中的圣人画影图形,派人寻找,最终在傅岩找到傅说,举以为相,国乃大治,遂以傅岩为姓。形成了历史上有名的“武丁中兴”的辉煌盛世。《广韵》等书认为傅说是傅氏的始祖。——近日,我听闻,就在许营巢父遗迹之南于集境内亦有岩石堆积的石山,当地民众挖不到山根,需要进一步调查了解。而傅家是否仅是外迁过来的,正在调查之中。傅氏大繇与许繇之繇,一字同源,二地又十分逼近。丹朱位在西南方,而朱老庄就在傅坟之西,朱老庄境内就是伏羲密姓聚集区。——这绝不是简单的巧合,而东阿一带就有石山群。“傅说”与“许繇”,均有“言”——《山海经》中有“大言山”,“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国。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位置恰在东南。“言”,就是能够说话的意思,可以表达,原始人群能够正常用语言交流了,甚至可能捎带着有文字了。“言”又与“岩”同音。根据傅氏宗族人的反映,不少“南方傅氏”来自山东宋以前的“须城”,须城在东平境内,此范围曾包括阳谷寿张、东阿一带,而在这一区域石山最密集处当属东阿,东阿境内有仓颉墓,人们可以记载文字了,能够正常说话了吧。东平秦代,始设须昌县(治今埠子坡)、无盐县(治今无盐村)、张县(治今霍庄),属薛郡。围着山体造字并居住、说话,这或才是故事的本源。也许,卵的故事就发生在聊城到泰安之间的东阿、阳谷、东平一带吧。

   与附相关的 “鲋”,出现在《山海经》“海外北经”中——“鲋鱼之山”。按方位在东北方,更近高唐一带。鲋鱼指“小鱼”,小鱼依附大鱼,是为鲋鱼。可见,“附”暗含 “少”、“小”、“初”、“辅”意,即人之初的状态。因“少、小、初”,故需“扶持”,需要“师傅”。与“附”音同的“复”,按“周易六十四卦”之“复卦”,在正北方。北极是至尊之地,是人之心腹、五腑。故“附宝”位在需要治水的、有小城的、人之初的位置,即上古中国腹心。

   由于有关傅氏的来历还在进一步整理中,暂时以此作结。

   敬请关注:下一篇——北极至尊与南天昊枢

   

  

上一篇:聊城黄帝故里考之陈留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