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研究 >> 历史研究 >> 文章内容

古钟,牵出明朝一些事儿(执柯)

[日期:2015-01-16]   来源:聊城市情网  作者:聊城市情网   阅读:351[字体: ]

  前不久,明朝天顺七年铸造的一口洪钟,在聊城古城保护与改造过程中出土。联系到光岳楼上刻立最早的那块《重修东昌楼记》碑,人们能知晓明朝一些富有故事性、且与聊城有些关联的故事。甚至包括一代名将于谦、北京大名鼎鼎的历史遗存南池子、我国著名传统工艺品景泰蓝等,也都能在这些故事中找到“坐标”。
    明朝天顺年间的皇帝,是英宗朱祁镇。这个英宗跟别的皇帝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先后两次做过皇帝。“天顺”,是他第二次做皇帝时的年号。而第一次做皇帝时的年号是“正统”。
    明朝初年,北方平定。到了正统年间,由于前几任皇帝放松守备,分散的元朝势力又被瓦刺部首领也先整顿起来,并渐生吞并中原之心。
    正统十四年(1449年)二月,也先借故大举南侵,甘州、大同相继失守。七月,在专权宦官王振等蛊惑下,英宗留下弟弟郕王朱祁钰监国,率50万大军亲征,结果在八月十五日被俘,王振也被杀死。
    也先俘获英宗后,挟持英宗步步逼近明廷,是投降、逃跑,还是奋起抗击?最后,兵部侍郎于谦力主迎战的建议获胜。临危受命的于谦,组织了一场不屈不挠的“京城保卫战”。考虑到国家危难时期不可无主,九月,于谦求皇太后尊被俘的英宗为太上皇,立郕王为帝。是为代宗,年号景泰。堪称中国传统工艺集大成者的“景泰蓝”,就鼎盛于景泰年间,因初创时只有蓝色,故名“景泰蓝”。
    十月,也先攻抵北京城下,于谦列军城外,背城死战,杀死包括也先之弟在内的瓦刺军万余人,使京城转危为安。后来,也先挟持英宗索地迫和,但始终没达到目的,只好在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归还英宗。英宗回京后,被“安置”在紫禁城外的南宫,即今天故宫东侧的“南池子”。为巩固皇位,代宗对英宗进行了严密的防范。可是景泰八年(1457年),代宗病重,武清侯石亨等密谋政变,拥立英宗升奉天殿,改元“天顺”。代宗被废,仍为郕王,“归居”西宫。在石亨等撺掇下,抵抗瓦剌有功的于谦等人被杀。这件事,就是明朝历史上有名的“英宗复辟”。
    在于谦全力抗敌期间,有一个“聊城人”随侍左右。这就是平山卫指挥同知刘鑑。明初赫赫有名的“镇国将军”刘通,就是他的祖父。英宗被俘那年(1449年),刘鑑正奉命守御京城。当于谦为抗敌任用才干时,刘鑑被升为都指挥佥事,冲锋陷阵屡建功勋,先后被升任署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同知、都督。而英宗复辟后,刘鑑自然也受到株连。天顺八年(1464年),英宗病逝,太子朱见深继位,年号成化。他接受大臣建议,为于谦以及受株连者平反,刘鑑之子刘瑀由此袭封平山卫指挥同知,刘鑑的二弟刘山被赐为“散官”。所谓散官,是一种有官无职的荣誉性封号,且享受俸禄。 
    如今,登上光岳楼,在一层南面,东数第二幢,现存刻立最早的有关光岳楼的石碑上,刻有明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首次重修光岳楼的碑记。碑阴有修楼者题名,领衔的就是“后府都督弟、恩赐八十散官刘山”。这充分反映出当时人们对刘鑑的敬重。
    我市地方史研究者刘洪山,是刘鑑的十五代孙,对这些历史掌故素有研究。洪钟出土时,他去看了。他说,目睹文物,思及先人,心头别有一番滋味。(转自聊城文化部落)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