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研究 >> 历史研究 >> 文章内容

李垂与《导河形胜书》

[日期:2017-09-22]   来源:聊城市情网  作者:聊城市情网   阅读:32[字体: ]

《宋史》卷二九九载,聊城人李垂“上《导河形胜书》,欲复九河故道,时论重之。”李垂是什么样的人?他为何上书?上书中有提到了那些内容?本文做些考证。
李垂,字舜工,北宋聊城县(即今东昌府区)人,生于乾德三年(965年),真宗咸平中登进士第。曾任崇文校勘、著作郎、馆阁校理。后出任地方官,以光明磊落、正直刚强著称。
辽国屡屡侵扰边境
李垂考进士时,宋朝建立才三四十年,五代十国战乱分据遗留的弊端尚未消除,又有北方的契丹政权辽国和正在兴起的西夏与之对峙。他们不断向南扩张,侵扰宋疆土,掠夺人口财富。真宗咸平二年(999年)九月,契丹兵到达廉良路,大量杀人掠物;十二月戊午,契丹兵打到澶州(今濮阳西)城南;甲子,攻打宋驻防的威虏军;三年(1000年)正月,契丹兵进犯河间、高阳关,都部署康保裔被杀死;大名府、益州兵变,杀害钤辖符昭寿,驱逐知

 

 


州牛冕等事件相继发生。在此前后,较大的战争发生了三次:第一次是在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宋夺回被契丹侵占的燕云十六州,发兵攻契丹南京(今北京),但在高梁河之战中大败;第二次在雍熙三年(986年),宋派三路大军攻辽,又先胜而后大败;第三次是景德元年(1004年),辽萧太后与辽圣宗率20万大军南下,深入宋境,围攻定州(今河北定县),直逼黄河岸边的澶州,威胁到京城东京(今开封)。宋朝廷恐慌至极,参知政事王钦若、秘书丞陈尧叟请真宗南逃金陵或成都避难,而新任宰相寇准力排众议,坚请真宗御驾亲征,真宗勉强同意。此时,辽军已破德清军(驻今河南清丰),进抵澶州。真宗在寇准的催促下,来到澶州城,宋军士气大振,辽军大将萧挞览战死。萧太后见势不利,即想和谈。真宗正无心征战,也急于求和,遂于这年十二月,在澶州订立盟约,主要内容为:(一)宋辽维持原有疆界,宋真宗称辽圣宗为弟,称萧太后为叔母;(二)宋每年给辽国银10万两,绢20万匹。因澶州曾名澶渊郡,史称“澶渊之盟”。
宋辽结盟后,两国长期并立,虽无大战事,但小的侵扰仍不断。同时辽所派间谍不断被擒,因已和好,也不敢得罪辽,宋真宗曾诏“自今获彼间谍,当赦勿诛”(《资治通鉴》宋纪二十五),这样辽国仍危及宋国的安全。再是,岁岁纳银纳绢,加重了国民经济负担。
朝野一些忧国忧民之士,难以忍受这种状况的存在,纷纷上计献策,企盼改变这种局面。崇文校勘李垂《上兵制将制书》,刑部侍郎、知扬州王禹偁提出裁减冗兵,知雄州何承矩主张增选将才,宰相张齐贤要求募丁增兵,安阳陈贯上《形势》、《选将》、《练兵论》书,等等。李垂等人提出:兵多而不精,今缘边守将多非将才,请募江、淮、荆、湖丁壮八万以增戍兵、广备边。“咸平中大将杨琼、王荣丧师”,是琼辈怕死不怕法令。不严格军纪,后当更松弛,请立法:凡适合战而逃奔者,主校皆斩;大将战死,裨校无伤而还,与奔军同;军战败城被围,别部力足救而不救者,以逗留论。如此诛罚明,士卒会更英勇作战!还指出威镇敌虏的防守,地势广平,利驰突,如此必争之地,先占据则主动,后到则被动,应先占据备守敌人,等等。所提建议,帝多嘉之。
国家北部连年水灾
外忧未竟,而内患又不断。据《宋史·五行志》记载,仅从真宗咸平元年(998年)七月大水灾之后,就有咸平二年三月、四月、十月,咸平三年三月、五月、七月、八月、十一月,咸平四年(1001年)七月,咸平五年(1002年)二月、六月,景德元年(1004年)九月,景德二年(1005年)六月,景德三年(1006年)七月、八月,景德四年(1007年)六月、七月、八月,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六月,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七月、八月、十月,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六月、七月,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正月、七月等三十次“山水暴涨”“清、黄河泛”“久雨河水溢”“(黄)河决”“大水”等造成的水灾,使民“多溺死者”“坏田庐”“坏民舍千余”,有时竟被迫“诏饥民入城池渔”。不只水灾,还有些地区连年发生旱灾,咸平元年五月,“大相国寺祈雨”;六月,因旱“免开封二十五州租”;咸平二年三月,久不雨,出现下诏两京诸路收埋遍地尸体的惨状。
面对旱涝灾害,外族入侵威胁,一些忠君爱民之士深以为忧,相继提出兴修水利的要求。据《续资治通鉴·宋纪》记载:咸平三年三月,帝“诏调丁夫十五万修黄河、汴河”;“宰相张齐贤以河决为忧”,召盐铁判官、监察御史王济问计,王济竟以宿命搪塞。四月,知雄州何承矩上言:“臣闻兵家有三阵:日月风云,天阵也;山陵水泉,地阵也;兵车士卒,人阵也。今用地阵而设险,以水泉而作固,建设陂塘,亘连沧海,纵有边骑,何惧奔冲。”咸平六年(1003年)三月,左谏议大夫田锡上言指出,各处遭受水灾,官员检覆灾伤,乃是虚名,即行赈贷,且非事实。但这些人的奏议,大多数仅仅是指出消除水旱的重要性,却没有提到具体的治理措施。
御敌裕民的治河计划
大中祥符五年(1012)正月“戊戌,著作佐郎聊城李垂上《导河形胜书》三篇并图”,他提出整治开挖六条导洪入海的水派,畅述利排利灌和阻敌的宏伟规划:
第一条,自汲郡东疏通禹故道,通达御河(今卫河),减其水势,流出大伾、上阳、太行三山之间,复开西河故渠,北流经大名西、馆陶南,东北汇合赤河而入于海。
第二条,在魏县北开一渠,正北稍西,经衡漳流出邢、洺,如《夏书》所说的,过洚水,稍东流入易水,汇合百济,与朝河合流入于海。
第三条,在大伾往下,黄、御混流,近山又有堤障,势不能远,这样,就是载之高地而北行,百姓获利,而阻止契丹不能南侵。正是《禹贡》所说的夹右碣石入于海。
第四条,如汉代临淮太守孔安国所说:黄河逆上此州界。按原来自大伾西八十里,曹公所开运渠,东五十里,引河水,正北稍东十里,破伯禹古堤,经牧马陂,顺入禹故道。又东三十里,转大伾西、通利军北,通入白沟,复西大河北径清丰、大名,西历洹水、魏县,东暨馆陶,南入屯氏故渎,汇合赤河而北流入海。
第五条,自大伾西新发故渎西岸,开辟一渠,正北稍西五里,广深与汴等,合御河道,通大伾北,即坚壤,开辟一渠,东西二十里,深广与汴等,复东合大河,两渠分流,则西三分水犹得注澶渊旧渠矣。大都河水从西北大河故渎,东北合赤河而达于海。
第六条,与魏县北开发御河,河西岸开一渠,正北稍西六十里,深广与御河等,汇合衡漳水。再从冀州北界,深州西南三十里,决衡漳西岸,限水为门,西北注入滹沱,这样潦则塞之使其往东渐入渤海,旱则决之使其西灌屯田,更重要的是利于保卫边境。
紧接着论述这一规划:因环境的变迁,古代人没有认识到,未修这些工程,致使自然灾患不断。“两汉以下,言水利者屡欲求九河故道而疏之。今考图志,九河并在平原而北,且河坏澶、滑,未至平原而上已决矣,则九河奚利哉!汉武舍大伾之故道,发顿丘之暴冲,则滥兖泛济,接闻于世。夫平原而北,地势浚下,泄水甚易,故沧、德之间,旧障皆完。滑台而北,地形高平,入海稍难,故齐、棣之间,游波互出。”若照此计划,“放河北下,则其利甚详”,如不按此计划办,“惜哉河朔平田膏腴千里,而纵容敌骑劫掠其间,是授胜地于契丹,借(给)敌兵为虎翼”。特别是,“今大河尽东,全燕陷北,则御边之计,莫大于河。不然,则赵、魏百城,富庶万亿,适足以诲盗而招寇矣!”
这样忧国忧民的深刻分析及论证,甚受真宗重视,诏重臣详定。经详细研究,他们上言:“详垂所述,颇为周悉”,“其书并图,虽兴行匪易,而博洽可奖”。但因需“筑堤七百里,役夫二十一万七千,工至四十日,侵占民田,颇为烦费”(以上见《资治通鉴·宋纪》卷三十),同时又顾虑建成后万一达不到设计目标,会造成被动等原因,便将书图送国史馆保存。
正直刚毅的个性
李垂不但有宏伟的治国计划,而且正直刚毅。李垂上书之后不久,帝命李垂兼修起居注,即撰写帝王的言行录。同年九月,丁谓参知政事,李垂未尝往谒,丁谓派人询问其故,李垂义正词严地对人说:“谓为宰相,不以公道副天下望,而恃权怙势。观其所为,必游朱崖,吾不欲在其党中。”(《宋史》卷二九九)
“朱崖”,即“珠崖”,指崖州,即今天的海南省海口市。李垂说丁谓“必游朱崖”,是指丁谓会因罪被贬官至崖州。崖州在宋代被很多人视为“蛮荒之地”,被贬到崖州,在宋代是一种相当重的处罚了。因此,丁谓听了非常厌恶,罢李垂官,贬知亳州,后迁颖、晋、绛三州知事。
丁谓何其人也?他是苏州长洲人,淳化进士。大中祥符元年任三司使,即统盐铁、度支、户部事,位仅次执政。他勾结为人奸邪险伪的宰相王钦若,迎逢真宗,滥兴道观,上虚幻的《泰山封禅朝觐祥瑞图》,吹嘘皇帝受天命,呈瑞气感应,合符节之义,取悦帝王,希求宠信,遂升参知政事。天禧四年(1020年),排挤寇准去位,丁谓遂为相,封晋国公。他结交宦官雷允恭,专擅朝政。仁宗即位后,罢相,贬崖州。恰巧与李垂的预判相合,从中可以看出李垂的高瞻远瞩和高洁傲岸。
权奸机谋败露,忠贞之臣复现光明磊落。仁宗明道年间,李垂奉诏还朝。当时宰相是吕夷简、张士逊、李迪。他们的一位“阁门祗侯”李康伯找到李垂,对他说:你的文学议论著称天下,诸位丞相欲用你为知制诰,但宰相以与你未尝相识还未决,何不一往见之?
知制诰,专掌内命、典司诏制,参侍皇帝行幸,多么显要的官职!李垂鄙若清水,欣然回答:“我若昔谒丁崖州(谓),则乾兴初已为翰林学士矣!今已老大,见大臣不公,常欲面折之,焉能趋炎附势,看人眉睫,以冀推挽乎?道之不行,命也!”(《宋史》卷二九九)断然拒绝。
尽管吕夷简等多为忠君爱民、直言公正的贤相,也容不得李垂对他们藐视。李垂不屈身折腰地求官,他们便遣李垂出任均州知事。次年,即仁宗明道二年(1033年),李垂卒于武当,终年69岁。
李垂生五子,仲昌最知名。李仲昌锐意进取,继续父业,尝献计修六塔河,但未实施。他官至殿中丞,后为英州文学参军。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