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研究 >> 历史研究 >> 文章内容

沉睡在旧州洼里的千年之谜

[日期:2012-06-29]   来源:聊城市情网  作者:聊城市情网   阅读:482[字体: ]

 

聊城晚报《沉睡在旧州洼里的千年之谜》

http://www.lcxw.cn 2011-06-29 16:35:33 来源:聊城新闻网 评论 0查看
许由巢父铜镜巢父陵遗址古迹依稀可寻 两寺院殿宇不在佛音犹存
沉睡在旧州洼里的千年之谜聊城晚报 2011年6月21日水城发现第6版                   记者 刘伟 通讯员 李瑞成 高文秀修改  作为聊

1111.jpg

许由巢父铜镜

巢父陵遗址古迹依稀可寻 两寺院殿宇不在佛音犹存
沉睡在旧州洼里的千年之谜

聊城晚报 2011年6月21日水城发现第6版

                   记者 刘伟 通讯员 李瑞成 高文秀修改

  作为聊城市今年二十个重点城建项目之一,聊城九州国际高科园项目中的九州生态湿地公园总投资约2.04亿元。 2011年3月23日,聊城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与广东棕榈园林子公司山东棕榈园林公司签署合同,“旧州洼生态湿地公园”工程款总价暂定2.04亿元。

  “旧州洼湿地公园”项目位于长江路以南,庐山路以西,湖南路以北、中华路南延段以东,占地174公顷。整个工程预计2012年10月底完工,将建立西有东昌湖、东有旧州洼的格局,为全市人民打造一处休闲旅游胜地。

  旧州洼湿地公园位于聊城城市开发区的东南部,此处为原博州及其州治聊城的城址“巢陵城”的所在地。据《东昌府志》和《聊城县志》记载:“巢陵,在府东南十五里,旧聊城治十字街东南。”

2222.jpg

  古聊城古八景之一的“巢父遗牧”的所在地就在此处。作为聊城市今年二十个重点城建项目之一,旧州洼湿地公园是旧州生态公园建设的一部分,有不少历史文化资源。

  下面介绍巢父的故事:

  《庄子》云:“尧让天下,许由遂逃箕山,洗耳于颍水。”言许由于山泉下饮牛之际,尧与其商谈禅让天下。许由闻听,遂将饮牛喝水之瓢挂于山崖之上,又将耳朵以清水濯洗,以去不净之言。其后遁入深山老林,终生不出。许由为人据义履方,邪席不坐,邪膳不食。甚者,巢父与许由一同隐居,不营世利,年老以树为巢。许由曾将尧让天下之事告于巢父,巢父不悦:“汝何不隐汝形,藏汝光?若非吾友也!”许由闻言羞惭,再以清水洗濯耳目,叹道:“向闻贪言,负吾友矣!”可见其不慕荣华,风操高洁。

  据清嘉庆《东昌府志》载:“石晋陵城,开运二年河决王城毁,……曾在聊城一带放牧,尧以天下让巢父,不受,死后葬于聊城”。

  巢父,传说中的高士,因筑巢而居,人称巢父。传说巢父曾隐居聊城,以下是传说故事:尧从十六岁开始为天子治理天下,他在位时,曾命羲和掌管时令,制定历法,把天下划分为九州,九州是冀、兖、青、徐、荆、扬、豫、梁、雍。聊城时属兖州之域。尧在位七十年,到了八十六岁的时候,他觉得年老体衰,不能担负天子之责,就想传位让贤。一日,他对上朝的群臣说:“朕在位七十年,你们诸侯之中有能顺事用天命的人,接替我吗?”有人推荐他的儿子丹朱,尧认为他“顽凶”心术不正,好与人争讼,说话不讲道理,故不能用。又有人推荐共工,尧说共工好夸夸其谈,办事极少,表面恭顺,背后却干坏事,故也不能用。尧见大家推荐不出合适的人选,便提出让主管四岳的官员来接替他的职位,四岳推辞说,无才无德,不堪胜任。后来,尧遍访朝野,广为举荐,后来,听说巢父是个人才,尧便想请他出山。

  胸怀济世安邦之策的巢父,在聊城一带躬耕放牧,隐居不出。他在树上修筑了一个巢,夜晚就躲进巢里睡眠,人们都称他为巢父。尧派去的人找到了巢父,请他出来治理国家,允诺要以天下相让。巢父丝毫不为所动,严词拒绝了尧的邀请。尧没有办法,又打算去寻找许由。许由是巢父多年的好友。巢父得知后,提前传话给许由说:“你赶快躲避起你的形体,藏匿起你的锋芒,否则,你就不再是我的朋友”。

  尧终于找到了许由,告诉他要让与君位。许由同样拒不接受,逃到河南登封县东南的箕山之下,开垦荒地,耕耘播种,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田园生活。后来,尧打听到许由的下落,再次托人请他出山去做九州长。许由非常厌恶,认为这些话更加“龌龊”和“卑劣”,以至于他的耳朵也因为听到这种脏话的缘故而变得污浊不堪。他于是起程到了颍河之滨,不停地用河水去冲洗他的耳朵。

  多年以后,许由再次遇到正在放牧的巢父,许由叙述了自己的经历,告诉巢父自己如何从箕山之下辗转到了颍河之滨。巢父听后淡淡地说:“如果你深居山林,心如磐石,不贪图利益,不去接触权贵,那么,自然就不会有人拿爵禄来干扰你了”。他们谈话之间,许由又回想起“九州长”的事,不由得又去溪边洗耳。巢父责备许由道:“你真的担心脏话会玷污了你的耳朵,那么你洗耳就不会污染了溪水,而污水难道不会弄脏了我正在饮水的牛口吗?”许由无言以对。巢父说完,就牵着牛到上游去饮水了。

3333.jpg
巢父许由铜镜之二

  尧经过咨询四方部落首领,最终选定舜为其继任人。巢父和许由的故事一直为后人所津津乐道,世代传颂。二人并称巢许,亦作巢由。《汉书·鲍宣传》中有“尧舜在上,下有巢由”之句。古代有才学的人,而又隐居不仕,含有一种洁身自好,飞遁鸣高的意境,故备受后世文人的推崇。

  巢父去世后,为了纪念他,人们在他生活放牧的地方,称之为 “巢父遗牧”。

  据许营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这些遗址主要有巢父陵、尧王坟、洪福寺(在清代它与白马寺,阎觉寺等相提并存)、卧牛坑等。因旧时这里为博州治所,而且是一片大洼,所以在聊城迁至现址之后,人们就把它称之为“旧州洼”。

  6月20日,记者跟随许营镇政府常年致力于研究历史古迹以及旧州洼传说的工作人员一同探寻这些古遗址。与此同时,一生致力于收集研究聊城民俗、被誉为“鲁西民俗专家”的已故老人吴云涛先生所留存的关于旧州洼的古迹传说,也让大家更多地了解了这些宝贵的文化资源。

  巢父遗墓:瓦砾红沙述说沧桑历史

  “你看这里,现在基本上已经看不出来是巢陵了。”聊城经济开发区许营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张士华常年致力于研究旧州洼文化以及传说。说起这些来,他如数家珍。张士华经常会去村里找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听他们讲述关于这些遗址的传说,然后再查找相关的历史文献。

  据他介绍,巢陵是聊城古八景之一,过去有一处高出地面丈许的丘陵,就是现在所说的“巢陵”所在地。“土陵”就是巢父陵,而据《东昌府志》和《聊城县志》记载:“巢陵,在府东南十五里,旧聊城治十字街东南。”

  聊城旧城巢陵城由于“宋淳化三年(992)河决,城毁于水,乃移治于孝武渡西,即今治也。”在遗址附近,他捧起了一把沙子告诉记者,这些沙子不湿的时候会有红色的颗粒,也就是老百姓俗称的“神砂”。

  据说,军王官屯的东门所在,就是当年旧州洼城墙的西门。洪福寺就是旧州城的南关。

  旧州洼有座“老台”是一个很高很大的土堌堆。周围土壤小粒粒金黄色,俗称“神砂”。喂鸟的人常用这里的土铺在鸟笼子底下。老台上长些野生植物,如酸枣荒榛之类,老台下从前有残存石碣,半埋土中,字迹漫漶,也看不清是记载的什么,老台的西南田埂瓦砾中,有个长不满三尺的墓碑,是清代文学家韩琰撰文书丹。这是件可以保存的文物,因无人理睬,日久也失踪不见,或已被砸碎卖给烧灰的,或已搬走做了垒墙的“碱脚”了。

  据张士华介绍,1969年,中国科学院的考古专家,曾到这里考察,发现此处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层,出土有汉代的麻点砖块和东汉时代的绳纹筒瓦片,这足以证明这处文化古迹,确有其来历。

  从这些瓦砾、红沙子中,仍然能找到巢陵的影子,如果稍微加以保护,聊城古八景之一的巢父遗牧会再展现给世人。

  两座寺院:殿宇不在佛音犹存

  当日中午,烈日当空,一棵大槐树独自伫立在田地间。“这里就是当时红福寺的大殿。如果仔细寻找,还能看到一些砖瓦片。”张士华说,在这里居住的一位83岁的老人李汉清曾告诉他,这大槐树所在的位置就是西廊坊大殿,在周围可以捡到许多砖瓦片。在皇清聊城县地图中可以查到,这里就是红福寺(一说“洪福寺”)。而隆兴寺、白马寺、龙弯的静业禅林和红福寺并称为清代聊城的四大名刹。

  据史料记载,清朝初期,红福寺方丈慧能,曾与回籍修养的傅以渐交往密切。中华民国以后,寺庙开始逐渐衰败。在采访中,居住在枯堆王村的不少村民都知道红福寺的事情。枯堆王村年近九旬的老人王培征说,寺院里房子很多,院子里好多粗粗的老槐树,院南边是大戏楼。记事时寺院还有几个和尚,寺院有一百多亩地。每年农历二月廿五都唱戏,民国时期就把寺庙拆了。

  据张士华介绍,根据这几年他的实地采访,居住在枯堆王和琵琶王的村民们反映,当时寺院主要供奉着释迦牟尼佛、文殊菩萨、四大金刚、弥勒佛、诸天菩萨等神像。

  随后,记者跟随工作人员来到了开发区许营镇任庄小学南600米处的一片高岗地,上面有一些破砖烂瓦。“在聊城清朝县志地图上,这里标示的就是洪佛寺。”张士华告诉记者,据考证,洪佛寺院应该是南北朝时期建造的,隋朝时开始兴盛。

  据许营村的七旬老人许广恒讲,解放后洪佛寺遗址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还曾参与拉碑推墙,寺院的不少石碑被推到寺院外的老井里。“当时有老人告诉我,他清晰地记得,有一块石碑刻有重修洪佛寺的监工是尉迟敬,这表明唐朝初期洪佛寺就已经有些岁月了,不然不会重新修整的。”

  张士华查阅到的历史资料显示:“隋代佛教,是从隋文帝开皇元年(581)到恭帝义宁二年(618)中国隋王朝一代三十七年间的佛教。隋、唐时代是中国佛教的大成时期。”

  张士华说,《隋书·经籍志》曾记载,隋文帝(581—604)继承了北周的统治,一开头就改变了周武帝毁灭佛法的政策,而以佛教作为巩固期统治权的方针之一。这和他出生在冯翊(今陕西大荔县)般若尼寺受智仙尼的抚养和即位时昙延力请兴复佛教不无关系。他首先下令修复毁废的寺院,允许人们出家,又令每户出钱营造经像,京师(长安)及并州、相州、洛州等诸大都邑由官家缮写一切经书,分别收藏在寺院及秘阁之内。这些资料给了他非常大的帮助。

  市文物局原局长、市文物局研究员陈昆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旧州洼对研究聊城的历史文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里在过去可以说就是一座古城,地下文物非常丰富,一定要加以保护。

  “我期待着这里重生,有朝一日能发掘出舍利宝匣。”张士华说,一旦发掘,不但是聊城佛教界的盛事,对于聊城旅游业的发展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这里的历史文化资源也必将对旧州洼生态湿地公园的建设起到一定的推广作用。

  而在这里还流传着许多美丽的传说,比如旧有赞扬聊城地方特产的谚语曰:“东昌府,三宗美,豆腐白菜西关水。”这里提到的白菜,就是指“旧州洼”所产的白菜,还有“旧州洼白菜汤如奶”之说。另外还有旧州洼关于“老台”的神话传说以及“许由洗耳”的传说等等,本报将继续给予关注。

  说明:原稿中有一些错误之处,如把“王城”与“巢陵城”混为一谈,把巢父遗牧与巢陵混为一谈,把“巢父遗牧”说成了“巢父遗墓”,把“静业禅林”说成是“精业禅林”等等。有些段落说法不当,修改时删除了;还有一些错别字,例如垒墙的“建脚”,应为“碱脚”等。修改稿若有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责任编辑:ewayren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