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名街激励我们前行

[日期:2015-01-08]   来源:聊城市情网  作者:聊城市情网   阅读:795[字体: ]
  古城名街激励我们前行
 
在东昌古城内的东口往南,南口往东,这两条小街的交接处,叫做朱府口。朱府口往东至南顺城街,这段小街叫做“叶家园子”。街长半华里,宽5米至7米。叶家园子街在清末以前叫做“朱府街”。明朝天启年间的建极殿大学士、礼部尚书朱延禧的故宅就在这条街上。朱延禧遭魏忠贤奸党陷害,被革职返乡,以隐逸思想在家闲居。族人受其影响,处事低调。适逢改朝换代之乱,便纷纷搬到乡村,迁居于沙镇的朱楼、孙楼和朱台等地。
据“老聊城”叶簪传先生介绍,叶家于明末清初自苏州来聊定居,置宅于朱府街。叶家为书香门第,代出名士。清朝时期共出一名进士、七名举人、十余名贡生。叶家历代从事教育者多,有乾隆、嘉庆年间的名塾师叶葆、清中后期的高苑县教谕叶锡麟、临朐县教谕叶允平、民国时的光岳楼女子小学校长叶盛传、名教师叶雨臣等。叶家代出名医,医术精湛者先后有叶兰、叶锡龄、叶俊昌、叶嗣高等。
叶葆,字宝田,号石农。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中举人。自二十四、五岁始教私塾,在本街路南辟“道南学塾”,招授四方学子。除本地、邻县学生外,尚有外省不远千里来求学的少年。教学四十余年间,弟子考中进士、举人的颇多,其数量占据同时期全县考中进士、举人总数的四分之一以上,故有“聊城圣人”之誉,海源阁杨氏父子(杨兆煜、杨以增)“两世受业,渊源独深”。崔家公馆先人崔庄临亦出其门下。而据茌平县杜郎口乡的崔氏族人历代传言,崔氏先后三代受过叶葆的教授。在长达四十余年的教学生涯中,他的学生考中进士和举人的众多,达到同时期全县考中进士、举人总数的四分之一以上,故有“聊城圣人”之誉。其孙叶俊昌、叶林昌于道光十一年(1831年)同中举人,次年春叶俊昌联捷成进士,授广东化州知州
叶锡麟,字云台。嘉庆十八年(1813年)拔贡,道光十七年(1837年)举人,咸丰十一年(1861年)在高苑县教谕任上退职回乡。开始搜集、整理地方史志资料,历时五年,于同治四年完成《聊城志稿》。光绪末年,聊城知县组织修志,在叶稿基础上增补、编纂,于宣统二年(1910年)编完并刻印而成《续修聊城县志》。叶松桥(1889年-1954年),自幼酷爱美术,刻苦自学,渐成名家。《聊城市志》对其成就作了如下概述:“叶松桥擅长花卉翎毛,并致力于山水、人物,由写意而工笔,后又戏以指画。他画的鹰、藤罗八哥、柳丝翠鸟以及白菜蚰子、鸡雏啄食等呼之欲活,形象逼真;人物画描绘不同角色动态神情,栩栩如生,令人赞叹。旧时元宵灯节,聊城繁华市区扎的几处灯棚数以百计纱灯图案多为叶松桥绘制。”
朱府街的街名演变成“叶家园子街”,是民国年间的事。叶嗣高(1857~1925,字矩民,从九品叶允成长子。光绪二十六年在太原糟粮房任职时,被荐为慈禧太后诊病。慈禧病愈,封其为延山县知县。后应诏入京,任太医院衙门御医。后升为遵化州知州。后在天津袁世凯府中候差,进京后即升为候补道台。辛亥革命后,他回乡行医。有济困扶危之德、妙手回春之术,为乡里称颂回聊后,扩建府第,并开辟出一片园林。园内槐木密植,遮天蔽日;奇花异草,香气袭人。夏日街人乘凉其中,儿童玩耍于丛林之间,自有不尽的乐趣。因为有了叶家的这片园林,原有的旧地名便渐渐从人们口中消失。
叶家园子街的西首路北,清朝末年有一个中医世家,数代行医,以孙作舟、孙履平父子两代最负盛誉。孙作舟,字孚臣,行医40余年,治愈危重病人不可胜数。孙履平,继承家传医术,擅长内科、妇科。晚年著有《孙履平医案》、《中医内科常见病诊治浅识》等。
李宅是文化名人李士钊先生的故居。李士钊先生(1916年-1991年)曾用名李士杰,是著名武训研究专家、作家、音乐家、社会活动家。他先后就读于私塾、省立中学、山东省立第三师范和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抗战期间参加创办、编辑华北解放区《抗战日报》,积极参加范筑先领导的抗日救国战争,聊城失陷后,赴后方参加黄埔军校,因积极鼓动抗战为学校所不容而离校。1949年后历任上海《新民晚报》记者,文化部内部刊物《文化资料》编辑,编著有《武训先生的传记》、《武训画传》、《蒲松龄作品在国外》等。1951年受《武训传》历史公案株连,他蒙冤30多年。1957年,李士钊先生被迫从文化部“调”回山东,任山东省地方史志编辑。1957年4月和6月,他又分别在山东省政协和省委宣传会议上发言,对江青炮制的《武训历史调查记》提出质疑,结果被定为“右派”。1958年5月,李士钊先生被送到农场、矿山劳动教养。他再度表示不服,于是被错误地定为极右派,受到多次批斗,一举一动均由武装押解的严管队监管,以示威慑。在强制劳教的岁月中,他依然想着自己的事业:研究历史,文学,要求创作,宣扬武训精神。1972年,李士钊先生被遣返聊城老家。其间,他撰写了大量文史资料、党史资料,为地方古迹名胜的保护、为宣传聊城做出了积极贡献。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冤案得以平反。李士钊先生积劳成疾,于1991年3月21日病逝于天津,终年75岁
叶家园子街的东首与南顺城街相交。今天的南顺城街由历史上的三条街合并而成。它的南段即叶家园子东首丁字路口往南,南通南城墙路,旧称“柳树园街”。明初聊城建砖城后,此地因建设用土形成两个大水坑,周围长满柳树,形成一片园林,后来居民渐多,形成街巷,起名柳树园街。从柳树园街往北至二府街与南顺城街相交的十字路口,这一段即今南顺城街中段,旧称“石马街”。因十字路口西南角原有一匹石马而得名。再往北即本街北段,北与楼东大街相交,这一段是原来的南顺城街。1951年,石马街并入南顺城街。1987年柳树园街并入南顺城街。
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天主教活动堂口设于本街,至同治年间,教徒已达百余人,宋景诗起义军围城时堂口迁至聊城南关。1923年,著名书庄书业德,将在楼东大街的门面房转让给“农工银行”,迁入南顺城街路西,直至30年代初
名称变了,但人才照出:民国初期,这条街上出了一位聊城工商界的先驱者,创办了万聚德银号、农工银行、公立钱局,开聊城金融业之先河;还创办了东临道工厂(生产纺织品)、电灯公司、森林工厂、东临道兵工厂等工业企业,为聊城创出了前所未有的实业。他叫商宗辂,字振声,曾任范县县长,后病卒于济南。
一条不平凡的古朴老街,记载着先贤们历经沧桑的积淀。遗留着贤相和名医的足迹,遗留着鸿儒和巨商的轶闻,遗留着丹青妙手和文化名流远去的身影。先人们已随历史而去,留给后来者的除了启迪便是激励,相信老街的历史在未来将变得更加丰富、厚实,更坚信古城的改造能在划时代的今天绽放出更炫丽的色彩。         
   相关评论